讚美的孩子最喜乐

◎陈中陵(新北市五华国小教师)

去年起,教会固定在母亲节与父亲节举办亲子崇拜家庭主日,当天主日不分男女老幼,全家同时间敬拜唱诗歌,一起听主日讲道。当然,可爱的儿童主日学孩子参与献诗,那是一定要的啦!今年父亲节,我们选唱讚美之泉的〈讚美的孩子最喜乐〉:「天父爸爸你爱我,我要天天讚美你。」

翻开市面上的儿童歌本,歌颂妈妈的歌曲很多,关于爸爸的相对稀少,所以只要歌词有「爸爸」的,二话不说,直接取用。但换个角度,主耶稣在新约中,以「父」来称呼上帝,天父确实是为人父亲的模範标竿,所以把「天父」这个关键词找出来,应该也可以找到不少适合父亲节献唱的诗歌。

第一个想到天父的名曲
世界名曲〈这是天父世界〉,是我第一个想到关于天父的诗歌,小时候在儿童主日学就有教唱这首。我收藏有祁约翰牧师于1973年编着发行《儿童圣歌》第二集,这本小册巴掌大小,共有107首,方便放置口袋,里头第三首诗歌就是〈天父世界〉,只是歌名没有「这是」两字。

几年前,「欧讚音乐」重新编曲录製发行《圣诗第一集》专辑,〈这是天父世界〉也在其中。我好奇中文儿童诗歌的编辑事工在台湾是由谁开始的?过去我认为是从祁约翰牧师开始,但欧讚音乐製作人王丽玲认为应该更早。丽玲姊与宣教士彭蒙惠老师曾在天韵合唱团共事,「早在彭老师来台湾的时候,就开始做儿童诗歌的事工。」顺着这条线索,我开始找答案了。

华神图书馆是我经常寻宝的地方,是教会史料的金银岛。我从图书馆馆藏查询系统,直接敲入关键字「彭蒙惠」,《儿童讚美》出现在眼前,「对,应该就是这本!」话不多说,立刻启程去华神挖宝。

《儿童讚美》,共编辑收录102首。放在华神书架的最下面一排,夹在一堆诗歌本中间,除了纸张泛黄外,依然保存良好。〈这是天父世界〉在此歌名翻译为〈创造之神〉,共分为三段,第一段:「这是天父世界,孩童侧耳要听,宇宙歌唱四围响应,星辰作乐同声。这是天父世界,我心满有安宁,树木花草苍天碧海,述说天父全能。」歌词基本上和现在唱的一样,只有歌名不同。而在祁牧师那本《儿童圣歌》里也是使用相同的翻译歌词。

讚美的孩子最喜乐

三款台湾早期儿童中文诗歌本(作者提供)

推测台湾最早的儿童诗歌本
我重新阅读彭蒙惠传记《爱是一生的坚持》,找寻当年《儿童讚美》的诗歌故事。国共战乱,彭老师一路从中国撤到香港,1951年二月最终落脚在花莲美仑,在这里的教会主日学,和小朋友们又唱又跳,尤其吹起小喇叭,孩子的脸上露出笑意和专注的表情。

当年25岁的彭老师心想:「我可以编诗歌给孩子唱,为什幺我们不组一个合唱团呢?」既然决定了,就用心去做。一首首诗歌被孩子们反覆唱诵,彭老师就把这些诗歌编成《儿童讚美》,并与协同会同工联合编着,交由香港的证道出版社出版发行。

《儿童讚美》出版时间可能是1951年,最晚顶多延个两三年出版。我大胆推测,最早在台湾使用的中文印刷儿童诗歌本,应该就是《儿童讚美》。不过,最早在台湾印行出版的,就我目前所知,是祁约翰牧师1962年的《儿童圣歌》第一集,由祁牧师的基督教天人社出版,而且印行数量超过上万本,连东南亚教会都採购选用。

话回从头,那幺有没有以「父亲」为分类栏目的儿童诗歌本,还真的有!

已故中台神学院院长刘瑞贤牧师编着的《小羊之歌》,1982年出版,共收录188首,特别有两个分类栏目别是「天父真神」和「记念父亲」,前面有12首,后面有3首:〈亲爱的父亲〉、〈只有一位天父〉、〈父亲的手〉。《小羊之歌》早在1963年就有第一集,陆续再出版二、三集,1982年重新整理编辑前三集,新旧各半。

刘牧师追忆童年时父亲教导音乐之恩,于1982年谱曲写词〈亲爱的父亲〉和〈父亲的手〉,这两首诗歌均有三段歌词。〈亲爱的父亲〉第一段歌词写道:「亲爱父亲,我们感谢你,给我们吃穿从不缺欠,早出晚归为家庭奔忙,虽艰辛劳苦,毫无怨言。亲爱父亲,我们感谢你,口舌难表述恩爱多深,亲爱父亲,我们感谢你,终有一日,必报答亲恩。」另外,〈父亲的手〉第一段:「父亲的手信实可赖,童年梦中不受惊骇,他常用力抱我在怀中,我爱他的双手。」

中文儿童诗歌,过去有彭蒙惠老师《儿童讚美》、祁约翰牧师《儿童圣歌》和刘瑞贤牧师《小羊之歌》,他们在翻译、创作、编辑、出版的努力,居功厥伟,带给主日学师生无限的帮助。诚如刘瑞贤牧师所说:「愿这一本《小羊之歌》,成为五饼二鱼,奉献在恩主的手中,分别为圣,被主所用,能擘开分到各处,餵饱主所爱的小羊。」

台湾早期的中文儿童诗歌,至今仍在各地主日学亲师生的口中讚美歌唱,实在是最喜乐的敬拜。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