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羊比人多的纽西兰,我的「搭便车初体验」犯了三大错误

「搭便车」(Hitchhike)站在路边竖起大拇指,等待好心人顺路送你去下一个目的地。你可能十分钟就有车搭,也可能等了一天原地不动。

在纽西兰打工度假时,有天休假与一位当地朋友相约到附近游玩,路上遇到一个日本女生在等便车,她停下车问她去哪里,刚好顺路就一起载她,短短一小时的路程,我们三个有说有笑的很开心。从没搭过也没让人搭便车的我,好奇地问着我朋友,怎幺会想载陌生人呢?她说搭便车在纽西兰习以为常,当地人或是旅客都会用这样的方式来移动到不同的城市。此外,敢站在路边等车勇气可嘉,她想要认识这样的人,又笑着说纽西兰的羊比人多,能遇到人就是缘份。

而后在纽西兰南岛南边旅行,停留因沃卡吉尔(Invercargill)几天后,决定继续北上到皇后镇(Queenstown),但已经错过当天的巴士,下一班车是隔天下午,不想瞎耗一天。非计画中也没想过,但既然机会来了,不仿来体验便车旅行,竖起大拇指开启我第一次的Hitchhike。很有行动力查好青年旅馆的空房后,做好最糟状况的备案(原封不动地再回去住一晚,隔天搭巴士),便快速的打包行李前往一条接往高速公路,车流量最多的主要道路。

听过很多次别人搭便车的经验,甚至有人利用搭便车环纽西兰,着实令我敬佩到五体投地,不过耳朵听跟亲身做真的是完全两回事。

先来讲我犯的三大错误:

    地点:车流量最高的主要道路,车速都很快,就算有人想载我一程,想路边停下车也很难。时间:接近下班时间,几乎都是赶时间或赶回家的人,而且很快太阳下山,若找不到车,得在天色昏暗拖着行李在路上走,等于把自己推向危险与麻烦。对象:在这种天时地利人和无一符合的情况下,有人愿意载我,应该会马上答应,没有想过,万一遇到坏人怎幺办。

我站在路边两小时后,手越举越低,天色跟脸色一样越来越沉重,心里开始焦虑不安。只能说天公疼憨人,路边真的停下一台小货车,一位女生(我眼中看起来像个天使)出现在眼前。雀跃万分地上车后,我们聊着天,她说她以前也经常搭便车旅行,因此看到我一个人在路边,不加思索地停下车,也不问我要去哪里,只说天色已经很暗了,不管我要去哪里,晚上都先住她家一晚。隔天早上她会送我去最近的地方搭车,我内心的感动已经整个溢出。

接着她问:「你应该很少搭便车吧?」我才刚点头,她马上笑着对我说,看得出来。我远远就已经打灯叫你,还停在路边等你一会,可是你都没发现,只好下车叫你,你是搭便车界的逊咖。三大错误也全靠她的无私分享我才了解,搭便车也是门高深的学问啊。

到了她家跟着她与家人吃晚餐,桌上的餐点是当天打猎的战利品,新鲜美味的肉排!她很骄傲地说 You can't get any fresher than this.(绝对吃不到比这更新鲜的肉排),餐后她带着我参观家里的牧场,与我随兴地谈天分享彼此旅程中的故事,我睡在墙上装饰着各种打猎及钓鱼工具的客房。

隔天起床后,才惊觉她家是在一片草原当中,门外停的是四轮传动、越野车还有直升机!这也太酷了,她平凡的生活在我眼中是多幺的与众不同。

因为那裏实在太偏僻,没有巴士站,她便载我到一个最容易找到便车的地方,继续旅程。离开前留下她的电话说,如果找不到便车,就到她家再住一晚也没关係。我握着她的手直说真的非常感谢妳。

该说是託她的福,第二次只花了不到一小时就有人愿意让我搭便车。这次载我的是一个专门製作农场栅栏的公司老闆,他的工作是每天开车巡视各个地方的栅栏製作进度。他笑说他的工作是在兜风,问了我的目的地,说有顺路,但离我的目的地还有另外两小时的车程,他能载我到巴士站搭车。能前进也好过原地不动,放好行李上车出发。

一路上与他东聊西扯话家常,他也顺便带我参观要巡视的农场。纽西兰人很好客,经过他家还说午餐时间到了,先进来吃饭喝茶,跟我介绍他的家人,还鉅细靡遗地分享家中满满照片的故事。午饭后他突然说:今天的行程不急,我直接载你过去皇后镇吧。我受宠若惊地说时间还早,自己找车即可,不能耽误他的工作。只见他一派轻鬆地说,他也想兜风啊,我听到这已经感激涕零,心想世界上的好人都给我遇到了。

不过他们两位也都叮咛我,以后要搭巴士,不要自己只身一人搭便车,虽然纽西兰很安全,但是小心为上策。他们真的很担心我这个傻女孩,都像妈妈般说,安全抵达后记得传个讯息,任何时候需要帮助尽管打电话给他们,而后每次旅行,都牢牢记住他们的叮咛。

这两次搭便车成功的经验让我的旅程又跨出新一步,每每想到这段故事,总是会为自己的勇气鼓掌。

注释:台北高雄每24小时有车,尖峰时间每15分钟发车,巴士火车高铁飞机,许多种交通工具任君选择;纽西兰跟台湾不一样,每个路线的长途巴士一天只有一班,错过请等隔天,遇到旺季可能买不到票,继续再等一天。

推荐阅读